法治资讯

一桩“离奇”的代理案件 更新时间:2020-06-27 浏览量:127

一桩“离奇”的代理案件

  胶东在线网10月29日讯(通讯员 于军 骆凯) 2008年5月21日,烟台开发区检察院民行处干警接待完了一起案件,来访者是一对夫妻,由于情绪比较激动,案情叙述的比较乱。经过反复了解,干警终于弄明白了这一离奇的代理案件。

  5月10日,邢某的妻子在去银行取钱时发现银行帐户被法院冻结了。在外经商的邢某听到消息立刻赶回来,去法院询问得知,2008年2月7日法院已经通过调解审结了李某诉邢某的借贷诉讼一案。双方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邢某承认了对方全部的诉讼请求,答应在3个月内归还借款及利息共13万元。奇怪的是,邢某本人自称对该诉讼和调解一无所知,3个月期满法院开始了强制措施后才得知此事。检察人员感到疑惑:既然邢某对法院调解一无所知,那在法院代表他进行调解的人是谁?该人是否有合法的代理权?送走了申诉人,办案干警感到的是这个案件可能是一起很罕见的诉讼诈骗,这种案例过去也只是在理论上学习过,实践中从未接触。但多年的民行检察工作经验,他们早已经养成了不轻易听信陈述,只重视证据的习惯。办案人员立刻赶往了法院调阅案卷,根据当事人提供的文书号直接找到了强制措施所依据的调解协议案卷,发现在案卷中确实有一份由邢某签名的给刘某的委托代理书,委托代理中明确规定刘某有代为诉讼、调解、接受判决文书等权利。据办理此案法官的回忆,代理人提供的联系方式根本联系不到邢某本人。然而检察人员发现委托代理文书的其他笔迹与邢某签字明显不一致。第二天,检察人员找到了本案中邢某的委托代理人刘某,在向其了解案件事实的过程中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更为滑稽的问题:刘某称根本不认识被代理人邢某,而是对方当事人李某的朋友,是李某找到他给他一张签有邢某名字的空白代理文书,让其代理邢某进行的诉讼。也就是说,原告李某找了自己的朋友代替被告诉讼,并接受了自己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到此好像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其实另有蹊跷,经检察人员调查发现,邢某与李某曾一度是合伙关系,二人还在另一起案件中被起诉为共同诈骗的被告人,而刘某也参与其中。邢某和李某互有债权债务关系,李某与邢某达成调解的13万元借款及利息,可以确认邢某已经归还了7万。而李某并非邢某所称的一无所知,邢某更不是刘某所说的根本不认识,在申诉调查过程中,居然每个人都在撒谎!

  在无法调取更为有效证据的情况下,检察人员研究后报请分管检察长同意,决定对三方当事人突然摊牌。6月9日上午,检察人员分别电话告知三方当事人,由于案件有重大发现,要求其马上来检察院研究案件申诉情况。检察人员详细的说明了他们过去的讼诉纠纷,以及各自在本案申诉过程中的不实陈述,要求当事人当场对案件事实进行三方对质。在对质后,三方认可了邢某向李某借款10万元的事实,刘某为中人,而事后邢某已经偿还了7万元借款,邢某还需向李某偿还本息共3.7万元整。邢某承认委托代理文书的签名是自己的,但委托事项并不是该调解诉讼。李某则说因为邢某常年经商在外,所以给他一个空白委托书说该笔款项李某可以自找代理人替邢某参加诉讼以偿还李某欠款。三方对代理权的真实性始终各执一词,相持不下,又都没有有效的证据证明。法院的审理法官认为邢某的委托代理文书的签字真实有效,可以认定委托代理的有效性,所以法院依据调解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所作的调解书本身没有错误,据此不同意接受再审检察建议。

  由于法律对委托代理人的代理义务仅仅是原则性规定,使刚刚弄清事实的申诉案件又陷入了程序僵局。但怎么能使一个明显错误的调解协议被执行呢,检察人员决定越过追究委托代理权是否有效的死角,运用创新型案件的解决机制对案件进行处理,果断的中止了对该申诉案件的审查,与法院共同启动了执行和解监督检察程序。司法的作用不是在于争执,而是在与和谐,申诉双方对于邢某归还李某借款本息共计3.7万元的核心事实均无异议,纠纷最终得以顺利解决。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委托人的利益高于一切,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用最合理的方法和最小的代价去战胜对方。
联系方式 收费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