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资讯

最高法的朋友,这次不妨走慢些 更新时间:2021-01-14 浏览量:162

最高法的朋友,这次不妨走慢些

这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

昨天(1月12日)上午7点多,长沙,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一庭副庭长、法官周春梅在小区地下车库被人持刀刺杀。

昨天下午17:35,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发布《警情通报》:


我对这个事情比较关心。因为,朋友圈里未经官方证实的消息说,事发具体地点在长沙芙蓉南路中南大学铁道学院宿舍区地下车库,而我恰好就曾在铁道学院住过两年,恰好又曾经在湖南省跑过两年“法院口”,常去湖南高院。

天心分局这个通报,很刺激,但我持谨慎态度。原因有二:

首先,当天上午7点发生刺杀案,被害人死亡,下午5点的通报就调查出事发原因,只能算初步信息。(我曾经在长沙遭遇一次奇葩的入室盗窃,多少年至今都没有破案,以我对当地警方的亲身经历,对办案精细程度不免有些警觉。)

其次,因为请人打招呼请托被拒,就要杀人行凶,这种作案动机可能存在,但逻辑过于跳跃、奇葩,挑战常识,应当有更多的、确实的佐证。 

为什么许多正规的法学院往往会组织看日本电影《罗生门》?因为,一个事件,根据不同当事人的表述,会呈现不同的故事版本,而且都可以自圆其说。

所以,如果我们要相信一个说法,一定要看到完整清晰的证据链。

但是,现在还没有。

在警方通报两个半小时之后,昨晚7:59,湖南省高院发布《关于周春梅法官不徇私情、拒绝人情干扰 惨遭报复杀害情况的通报》:



这份通报引用天心警方的通报,加上周春梅简介、荣誉和湖南省高院的态度:“我们对杀害法官的犯罪行为表示极大愤慨和强烈谴责,法治社会绝不容许司法权威受到暴力挑衅!”

考虑到写作、汇报、审核的流程,这两个半小时可谓紧凑。

在湖南高院通报之后不到一个小时,8:54,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两篇官方微信公号文章,而且在随后的官方微博上制作发布了一个视频,同样是“周春梅不徇私情、拒绝人情干扰,惨遭报复杀害”,在湖南高院基础之上同样申明:“我们对杀害法官的犯罪行为表示极大愤慨和强烈谴责,法治社会绝不容许司法权威受到暴力挑衅!”

考虑到汇报、制作视频、审核的流程,这一两个小时可谓紧凑。

我强调两个“紧凑”,是想说:在客观上,湖南省高院、最高院都没有时间去核实事实真相,所以也就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以丰富事件链条。  

如果我们的同事遇害了,我们一定会义愤填膺,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法院不同。

法院是什么角色?法院是审判者。一个命案,警方的侦查结论,要经过检察院的监督,提起公诉后,经过被告方的辩护,法官再进行判定。这个过程中,警方办错案,检察官起诉错误,偏离真相,都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也是我们专门设计公检法司来进行制度制衡的原因。

简言之:法院的角色定位,决定了法官必须对警方说法保持天然的警惕和怀疑,法官就是代表大众来干这件事的。如果从省高院到最高法院对区公安分局命案当天的初步调查照单全收,那为什么还要专门建一个法院体系?直接公安局包办就行了……

本案是命案,进入死刑判决区间,大概率要诉至湖南省高院、最高院,也就是说,如果两级法院在案发当天在还没有时间去了解案件详情的情况下,就给定了性,后面的一审、二审、复核程序,就会很尴尬——要么是走过场,要么是自己打脸。

无论哪一种情况,司法权威都是受到了侵蚀,而不是维护。

法院,有时候要走慢一点。不是什么事都可以要极速狂奔。否则,会出现自己挖自己墙角的局面。

有朋友也许会问:你这个人,心怎么这么硬呢,这么麻木不仁呢?同事被人杀了,难道不难过不谴责吗?

确实有点残忍,但是,必须冷静。我们生活在一个“后真相时代”,太多的人习惯于先入为主法官群体的重大职责,是最大程度地平衡各方,靠近真相,代表大众守卫公义。程序正义,也是正义的核心部分。

如果周春梅是一位信仰法律的法官,我相信,她在天之灵也会同意我的观点:两级法院不能这么快定调表态。犯罪嫌疑人与周法官关系很近,如果周法官确实是因为拒绝打招呼而被杀,这一定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公正,毁灭这种可贵品质的凶手必须从重惩罚。但是,反过来说,越是可贵的品质,越应该得到谨严的对待,每个环节都应该经受得起考验。

要看证据链。

根据警方初步调查结论就如此用力如此之猛烈,不免急躁。


《广州日报》在今天的头条标题中直接用“真相”一词,才发生的事情,这家报社仅凭分局初步调查这一单一信息源就敲定“真相”。真相真的可以如此容易得到吗?这是典型的媒体在放松操作规范。是谁造成这样的舆论环境呢?

在最高法院的文章之后,我一直在搜寻一些细节。昨天晚上,我找到了与本案行凶犯罪嫌疑人向慧有关的判决书。

向慧,女,是周春梅法官的老乡兼同学,2000年大学毕业后入职湖南省邮科院(湖南湘邮科技有限公司的前身),至今只有一个工作单位,岗位分别为综合员、研发工程师、售前技术员等。

根据(2019)湘0104民初13756号判决书(审判员石志刚)、(2020)湘0104民初9747号民事裁定书(审判员秦海松)、(2020)湘01民终3177号民事判决书(审判长张玉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湘民申2112号(审判长蒋琳,审判员彭春玲、刘颖),向慧与公司发生了劳动纠纷。大概脉络:向慧认为自己在岗位调整中被边缘化,2019年3月11日,将公司副总殴打,造成轻微伤,被警方拘留后,公司2019年5月5日发出《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向慧起诉,一审法院部分支持了她的诉求,让公司赔偿了5万余元工资,但向慧主要诉求是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因为自己在公司工作18年以上,现在很难找到工作了。二审维持原判,再审申请被驳回。

这是庭审现场中的向慧:

根据《华商报》记者李华今天的报道:“有知情人透露,行凶的女子是周春梅的初中同学加闺蜜,两人也是湘潭大学同学,只是所学专业不同。为赢官司,凶手找周春梅要求帮忙,周春梅认为法院判决没有错,不给她帮忙,凶手因此而怀恨在心,动了杀机。据透露,行凶者化妆成求职者应聘小区保洁员,上班5天,摸清了周某某家的情况,于12日早上在小区地下车库作案(这个报道里没有提到消息源,只是用违反新闻原则的“据透露”,所以也不能绝对取信

我的疑惑,在得到这两部分信息后,更多了:为了行刺,先应聘保洁员上班,摸清情况后精准下手,这说明是蓄意已久,不是激情杀人。既然蓄意已久,说明这个仇恨是刻骨入髓的。

仅仅因为打招呼被拒,就恨成这样吗?如果有恨,单位负责人,或者一审二审再审的法官,按照常理,也应该是恨的对象。

向慧的行为,已经偏离了正常人可以理解的轨道,进入精神疾病领域。但是,在法庭上,向慧言语清晰,又不像一个疯子。

有的读者朋友可能会疑惑:你怎么不帮法官反而帮行凶者说话呢?你立场不对啊。

不,我并不是不帮法官说话,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因为对作为“法律民工”的法官们深感同情,呦呦鹿鸣往往会忍不住为法官多说几句话,如谁来补天?。还比如,前段时间甘肃一位女法官猝死时,我在呦呦鹿鸣写了《我为国霞且一哭:全国办案标兵不堪重负坠楼;朋友们,请注意工作的度》。河南法官买房受困时,我也连续写了多篇文章为之呼吁,见《标题平平淡淡,内容惊涛骇浪》等。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靠近真相,不仅是结果,也包括过程。

今天下午1:51。最高法又发布了系列专题文章,将情绪再升高了一个级别:

我认为,今天所见些匆匆忙忙的“真相”、声嘶力竭的“义愤”,不免有几许廉价之感,无法在一个信仰法律的法律人惨遭杀害之后,真正地抚慰他/她的灵魂。——因为,这种匆忙与急躁,只会证明他/她所属的那个体系,并未真正地把握法律公正衡平的精髓。

是的,这是我的心声,我希望在呦呦鹿鸣中直接表达出来,并希望你们能听见。

如果我们要赞扬一位法官,给予其“好法官”的荣誉,那么,必须以他/她的判决对法治社会进步的推动和对公平正义的维护来说明,而不仅仅是案件数量或者“能手”“标兵”的工作评定。这一点,请参考呦呦鹿鸣《本院认为 | 一场默默无闻的阻击战》一文中所记录的法官名字。

行刺凶杀,是必须谴责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但如果我们作为严肃的讨论者,不能仅仅停留在这个起步阶段。我们应该给牺牲者真正的爱和荣誉,这种爱和荣誉,应基于对共同目标的理解、对艰辛历程的感同身受、对社会进步成效的彼此欢喜。

万一,我们说的是万一,案件在初步侦查中遗漏了戏剧性的关键信息,那么,由于最高法院今天的斩钉截铁,将失去回转的空间。

司法,手握生杀予夺之权柄,岂能不慎?所以,最高法的朋友啊,这次不妨走得慢一些。放心,民众对凶手的谴责只会更强,而不是更弱;民众对司法公正的维护和期盼,只会更强,而不会更弱。也许有的读者会疑惑,你呦呦鹿鸣不是一直拼命抨击“麻木司法”吗?怎么今天两级法院行动迅速不麻木了你又不满意了?你一个写字的,比巍巍最高法还懂法?你是不是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茬?

当然不是。中国之所以叫做“中”,一大原因是——这是奉行“中道”的国度。什么是“中”?中是“度”,是不偏不倚,是过犹不及,是坚持正当。在我看来,对老百姓维护公平正义的诉求,不能麻木;对本系统需要适当避嫌的事,不能躁动。衡平中正,正气充盈,这就是“中”。

-----转自呦呦鹿鸣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委托人的利益高于一切,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用最合理的方法和最小的代价去战胜对方。
联系方式 收费标准